时雨方兴

我为堀越跪断腿

【英米】Paradise City(十五)

本次在剧情里发了个小甜饼,发得还挺开心的www有点言情的一章

然后差不多就要结尾了,虽然这话说了好久好久了不过就剧情来说,确实是真的该结尾了。

========

亚瑟·柯克兰不是没有远行过,从故乡小城到伦/敦,再到北/美大陆——他已经走得够远了,却只有这一次久违地感到了忐忑,同时也有难以言喻的安心感,他一直没说,但是心里清楚得很,这都是因为阿尔弗雷德的存在。

 

终究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原本没打算一同离开的阿尔弗雷德别无选择,这让他始终心存愧疚,而与此同时,在洗过澡后从浴室走出来的同时看到的那张已经毫无防备睡过去的脸,却切切实实地给了他源源不断的支持。他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竟然这么快就睡着了,然后走过去弯下腰,给了对方一个轻柔的晚安吻。

 

看来阿尔弗雷德睡得还没有那么沉,在这个吻落在他脸颊上的几秒后,他就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你洗完了?”

 

“嗯。”亚瑟一边应了一声,一边绕到床的另一侧掀开被子,阿尔弗雷德则顺势转过身来——这本来是个加宽的单人床,但是两个人谁也不想睡外面客厅的沙发,阿尔弗雷德嫌沙发旁边没插口不能给手机充电,亚瑟则直接告诉他睡沙发和跟自己挤在一起只能二选一。

 

实际上两个人本来就觉得挤在一起睡就挺好,自然没再争论这个,只不过后续带来的肢体接触问题也不是一般地多。连着一起睡了短短三四天,擦枪走火的事情用两只手已经数不过来了。

 

在某两次情事之间,阿尔弗雷德曾经嘻嘻哈哈地对着亚瑟的那玩意儿调侃道老柯克兰,没想到你还真是挺喜欢我的嘛,兴致这么高。亚瑟白了他一眼,自然不会正面承认这件事情,取而代之的是接下来又让阿尔弗雷德鬼哭狼嚎了几十分钟。虽然这对于只身一人睡在附近旅店的安东尼奥来说有些残忍,但这实际上也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亚瑟盯着睡眼朦胧的阿尔弗雷德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今天就放他一马。后天一早和尼德兰交易,明天就是他们留在美/国的最后一天了。

 

“明天喝一杯纪念一下?”

 

亚瑟在阿尔弗雷德身边躺下,顺便伸出一只手搂住对方的腰,说话声音不大。

 

阿尔弗雷德虽然现在醒着,但说起话来难免有些漫不经心,他一边嗯了一声表示赞同,一边抬起眼皮看着亚瑟——那个人平时硬朗的轮廓在床头台灯的映照下也不那么尖锐了。他想,现在的亚瑟·柯克兰和刚认识的时候的那个英/国人可真是不像。

 

亚瑟见他是真的困,也就不再继续说话。等他伸长胳膊关了床头灯,再重新躺好之后,阿尔弗雷德已经再次睡着了,呼吸声平缓安稳,他在黑暗中安静地听了一会儿,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两个人醒来之后简单一商量,把这次具有纪念意义地晚饭定为了和安东尼奥一起的三人晚餐,配着乳酪煎些香肠和鱼,再喝上一杯白葡萄酒,真是再好不过的践行晚餐了。安东尼奥听了也表示了赞同,只不过在答应了五分钟过后,突然充满先见之明地又叫住了亚瑟。

 

“你们去买食材,我来负责做饭吧。”

 

亚瑟挑了挑眉毛,最终没发表任何意见。

 

阿尔弗雷德丝毫没有注意到这其中的隐含逻辑,他现在正坐立不安呢。一想到明天就要永久性告别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国家他难免还是有些心神不宁,但那些不安定因素又很快转换成了阿尔弗雷德式的好奇和兴奋。兴奋一点也好,总比自己一整天都像个娘炮一样忧心忡忡的令人高兴多了,他看了看表,下午四点半,心想明天这时候他们就在南/美洲了。

 

户外的空气冷而干燥,亚瑟把风衣扣子系到领口,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从公寓走到最近的大型超市要十几分钟,阿尔弗雷德走在亚瑟旁边,周围是与他们速度相当的人群,他的视线一直向前看着,却留了一些精力注意亚瑟的表情。

 

“明天要走了,你就没什么想法吗?”

 

“嗯?”亚瑟下意识地先问了一声,然后才真正意识到阿尔弗雷德想表达的是什么,他没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你呢?”

 

“我不知道——”阿尔弗雷德顿了顿,他好像吸进了一口冷气,这让他的胸腔不舒服,“说实话,我不知道。”

 

亚瑟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阿尔弗雷德自己也觉得现在可不是抱怨或者倾诉的好时机,当初是他自己下的决定,现在又有什么可犹豫的呢。亚瑟看上去一定是有些生气了,他想。

 

他们在超市买了一条鳕鱼,又买了菲达奶酪,阿尔弗雷德想买一盒树莓口味的酒心巧克力,被亚瑟皱着眉盯了一眼,不过最后还是让他买了。

 

“不过我不喜欢树莓,你最好换一盒葡萄柚口味的。”

 

阿尔弗雷德马上去换了。

 

等他们一人拎着一个塑料袋走上回家的路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亚瑟瞥了一眼阿尔弗雷德,那小子好像在看街灯上挂着的旗帜,冬季学期即将结束了,各个高校都贴出了恭喜毕业生的通知,一排街灯看过去,也看到了阿尔弗雷德的学校名字。

 

亚瑟忍不住想象了一下穿着学士服捧着证书拍照纪念的22岁的阿尔弗雷德,然后把超市的塑料袋换到了另一只手上,空出来的那只手刚好去抓对方随着脚步晃来晃去的手。

 

“你今天倒是不担心有人盯着你看了……”阿尔弗雷德猛地低了一下脑袋,抿了抿嘴唇又抬起来,嘟囔了两句。

 

要是平时,他一定会抱怨亚瑟少言寡语没有气氛,然后强行打开什么话题,但今天他倒是觉得两人之间偶然的沉默也挺好。他想起个词,心照不宣,觉得倒是挺适合现在的状态,于是他们就这么沉默地牵着手走了一段路,直到快走进公寓楼才松开。

 

“你会和我穿情侣装吗?”

 

阿尔弗雷德突然这么问,而亚瑟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摇了摇头,附带相当短促干脆的一句“不会。”

 

“其实刚才我们路过一家服装店我看橱窗里挂着的那件T恤就挺好看的。”他像是早就料到亚瑟会是这个反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这会儿他明显比半小时前高兴了不少,脸上多少有了些眉飞色舞的神情。“反正以后我买了你自然就会穿了,我真的不懂,总穿得那么严肃有什么意思?”

 

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钥匙打开公寓门禁,却丝毫不知道停在路边的汽车里正有人盯着他们的举动,在他们消失在楼梯拐角之后,车里的人按下了对讲机的通话键。

 

“现在他们全部回去了。”


-TBC-

评论(2)
热度(44)

© 时雨方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