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方兴

我为堀越跪断腿

【英米】Paradise City(十四)

我终于来更了……_(:з」∠)_

剧情卡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现在总算又捋清楚了一点,果然不适合写超过2w的文……我忏悔,我要快点写完它

总之,已经慢慢有结局的感觉了,也不会有什么糟糕的flag,基本上是直达,最后还是让弗朗再出场了一次煽了煽情【不是

========

布拉金斯基的门禁比他们想象中要更容易解开,想来也和基尔伯特的帮忙有很大关系,否则他们甚至不能靠近他的办公室。亚瑟没进去,站在门口看表,阿尔弗雷德把衣服帽子拉起来挡住脸,急匆匆地往布拉金斯基的电脑上插了个U盘。

 

他们三个商量过之后决定不能只是改过阿尔弗雷德的资料,如果布拉金斯基发现了这件事,那无论如何最终还是会把他们三人全部拦下来的,到那时候事情就彻底无法挽回了。

 

“HERO当然也是要做些脑力派的事情,这个就交给我吧!”阿尔弗雷德倒是一派自信,拍着胸脯做出了保证,这之后他就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开始折腾起什么软件来,完全投入进去之后忘乎所以,一整天都没踏出过房门。亚瑟还是担心那家伙的休息,中途进去送了几次水和他在超市买来的食物,看到他在电脑上埋头写什么程序,旁边是一沓演算纸。

 

看来这小子平时装傻还挺成功的,他想。

 

“你最好是快点,我可不能确定他的办公室里有没有监控。”亚瑟催促道,一边扭头看了看电梯间的方向。

 

“给我两分钟!”阿尔弗雷德压低了声音,听上去也很着急,又过了几秒,电脑的锁定终于被打开,他立刻双手并用飞快地操作起来。

 

“这家伙的电脑桌面竟然是和棕熊的合影……”他一边冲外面的亚瑟嘟囔着,一边飞快地打开身份认证系统,输入他自己的社保号,处理时间里他也没闲着,一边按下了几个快捷键,一边笑了两声。亚瑟顾着听周围有没有异样的声音,被突然的笑声吓了一跳。

 

“你别是玩起游戏了吧,笑什么呢。”

 

阿尔弗雷德正打算解释解释,亚瑟却突然警觉起来,没出声猛地跟他招了招手,一边回头看着电梯间的方向。这一层很安静,现在他能听到电梯运作起来的声音,听上去就要到达这一层了。

 

“最后几秒!”阿尔弗雷德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上面的安装条快速地加载着,那正是他昨天通宵没睡写好的程序,安装完成之后就会持续不断地向布拉金斯基的海外账户发送指令,被监控严格的总务署检测到也只是时间问题。这样一来即使布拉金斯基发现了什么端倪也无暇顾及,解释清楚他自己金额庞大的海外账户这件事就已经够他头疼好几个月了。

 

在亚瑟终于等不及进来拽走他的时候,这一切终于都完成了。他也不管那么多,一伸手拔了U盘重新锁上屏幕,两个人贴着墙边狂奔着冲向楼梯间。

 

在他们身后,电梯到达了这一层,门缓缓地开了。

 

两个人大气不出地靠在紧急通道的门后,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似乎只是警卫的常规检查,没有什么大动静,亚瑟略带警告地剜了一眼旁边的阿尔弗雷德,一直等到外面再没有一点声音之后才重新从门后钻出来。

 

“走了。”

 

换了个方向,两个人按照来时的原路返回到楼下去,却发现之前空无一人的侧门旁站了个穿着安保制服的人,远处看上去像是出来抽烟的。

 

“等他一会儿?”为了不被人听见,阿尔弗雷德凑到亚瑟耳朵旁边问道,对方想了想之后点点头,两个人就站在拐角处不动了,这难免是充满等待的一个夜晚,只不过一连过去十几分钟,门口那人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打算在院子里绕一圈看看有没有其他出口,却在这时候听到远处有人在谈话,而且声音是向着他们这边来的,阿尔弗雷德有点慌,直勾勾盯着树丛就想往里钻,被亚瑟拉住了。

 

他俩稍微停顿了两秒,亚瑟突然伸手取下阿尔弗雷德的金丝眼镜,撇了撇嘴自己戴上。

 

“我打掩护。”他才说完这句就径直往门口走,阿尔弗雷德反应够快,贴着墙也往相同的方向挪过去。他看见亚瑟紧了紧西装的背影,笔直的后背线条一瞬间被勾勒出来,那人迈着理所当然的步子,皮鞋跟砸在地上发出清脆又坚定的声音。

 

“晚上好,”他在走出侧门的时候和警卫打了招呼,还没忘了保持住一副严肃有礼的模样,“Jacob让我替他谢谢你下午帮他保管包裹的事情。”

 

他当然是瞎编的,余光看见阿尔弗雷德从警卫的身后溜出去了,自己也就不多停顿,简单地点了下头表示谢意之后大步离开,留下对方有些迷茫地站在门口。

 

他是听基尔伯特说的,下午他收了个包裹——在亚马逊订购的打折家电,那家伙一边抱怨自己工资太低只能等打折,一边嘟囔着这下安东一走只能去弗朗西斯那蹭喝酒了,然后告诉他他们办公时间不能收包裹,都是楼下接待处代为保管。

 

亚瑟临时只想到了这句话,总比什么都不说显得从容多了。果然没人怀疑他,那警卫站在原地,想着这位公务员先生大概是认错人了,至于到底有没有这么一件包裹,就算他下个工作日能想起来核实一下,也早就找不到亚瑟的踪影了。

 

这之后没再花什么功夫,两个人拦了一辆出租车——很遗憾现在亚瑟不再开自己那辆银灰色SUV了,用他的话说就是如果不想被布拉金斯基安排的人当街爆头的话,还是隐匿自己的行踪比较好。阿尔弗雷德倒是不在乎坐的是哪辆车,或者步行他也没意见,只要他的手里现在拿着一份香脆的炸薯条,上面还淋着乳酪培根酱的话——亚瑟白了他一眼,目光顺势下移到那家伙日渐浑圆的肚子。

 

还有三天时间就要交货,隐蔽起见,当晚安东尼奥也离开了酒吧,住进了距离阿尔弗雷德公寓不远处的一家酒店里,并且提前把店面转让给了弗朗西斯,那家伙平时的玩笑倒也不全是玩笑,还真打算接手下来,并且扬言要做一间合法经营的普通酒吧。亚瑟虽然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立刻翻了白眼,但实际上他倒是也承认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这不是小处男吗?”和弗朗西斯签合同就安排在第二天上午,他到的时候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也在,弗朗西斯怎么可能错过最后和亚瑟斗嘴的机会,自然而然地把话题扯到了阿尔弗雷德身上,同时向亚瑟抛去了看待诱拐犯一样的眼神。

 

阿尔弗雷德当即嚷嚷着反驳起来,他真是想不通自己哪儿看着像个未经世事的小男孩了,只不过这次连亚瑟也跟着变本加厉起来,那家伙站在距离弗朗西斯不远的地方,极快地笑了一声,这使得他的口气听上去像是嘲笑似的。

 

“他的接吻水平确实不怎么样。”

 

“那你不还是照样乐在其中?”阿尔弗雷德努力地反讽了,同时摆出了一副“怪我咯”的表情,这下弗朗西斯看不下去了,往安东尼奥那边退了两步。

 

“哥哥我还真是不想被两个毛头小子的秀恩爱伤害啊,”他扭过头去看了看安东尼奥,后者则撇了撇嘴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安东不如咱俩在一起吧。”

 

安东尼奥呵呵笑了两声,表情倒是没变,挺自然地接了句好啊,弗朗西斯正打算假惺惺地感动一把,就听见紧接着的一句“那你顺便把报价再提上百分之十怎么样。”

 

“你们还有几天走?”弗朗西斯假装没听见,径直换了个话题。

 

“三天。”

 

“啊……”他点了点头,转而又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眼睛盯着窗外,楼下的车流说不上适时地传出了几声鸣笛。“这个尼德兰还真是大手笔,轻而易举就把你们三个转出境外了?”

 

“只有两个,我和安东。”亚瑟在后面纠正道,“基尔在总务署那边帮了点小忙,阿尔弗改了自己的档案资料。”

 

弗朗西斯原本没想到阿尔弗雷德之前并不在考虑范围内——他连那家伙那一段短暂的离开也不知道,这会儿倒是稍微感到了一些惊讶,他往靠在墙上的阿尔弗雷德那边看了看,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鼻梁。

 

当然最后他们还是没有关于这个话题讨论更多,弗朗西斯后面还有别的事情,又匆匆聊了几句就要走了,临出门的时候他突然挺认真地冲着亚瑟说,“虽然一见面总是拌嘴,不过哥哥我还是挺喜欢你的。”

 

亚瑟没说话,表情轻松地盯了他一会儿,最后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有空说这个还是把酒吧认真经营下去吧。”


-TBC-

评论(4)
热度(41)

© 时雨方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