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方兴

我为堀越跪断腿

【英米】Paradise City(九·下)

忙啊,忙啊……忙得我写文都变慢了。考虑到下一部分的长度,还是把这个部分写完就直接发了,不然会过长。

 仍旧没有阿尔弗雷德,所以编号还是九。

已过3w,基本上也开始逐渐向尾声进行了。

========

酒吧地下室的那些东西都被安东尼奥转移到了城郊的一间车库里,车库面积不大,亚瑟站在里面显得有些拥挤,不过他还是打开换气扇,换上合适的外衣,戴好手套,在一盏黄色的灯下把烧瓶里的东西倒进另一个更大的烧瓶然后加热,没用多久,瓶口就冒出了浓郁的气体。

 

这是他们上周与弗朗西斯约定交易的一批货,亚瑟在制作过程中稍稍变动了顺序,使其中的分子变得更加稳定,这样一来海关的安检探测器就无法检测到这些违禁成分。弗朗西斯抢在尼德兰之前购入这一批货,不知道能帮他节省多少运输成本。果然六个点的提成还是便宜了那家伙,亚瑟这样想着,却又立刻想到很快他们就再也见不到对方了。

 

安东尼奥在外面放哨,把车停在公路沿海的一侧,戴着顶帽子靠在车门上看书,海风把他那些从帽檐下钻出来的棕色发梢吹得翻卷起来,他也不是很在意,把墨镜向鼻梁上推了推。亚瑟所在的车库刚好在他视线所及的不远处,他把书向后翻了一页,同时抬起眼皮往车库那边瞥了一眼。

 

距离他们与尼德兰达成协议已经过去一天,还有九天时间,他们就要离开美/国了。安东尼奥漫不经心地扫过几行文字,心里想的却是这件事,心情有些微妙。他们两人在这里也结交了不少朋友,虽然早就明白做这类交易必然不会一直稳定生活下去,但是想到一直相处的几位酒友,不禁有些唏嘘。

 

还有阿尔弗雷德,他无可避免地想起了这个年轻人,他抽身的时间很及时。虽然那天夜里阿尔弗雷德和自己说起要离开的事情也让他十分惊讶,但这小子连来的时候都是那样完全地出于巧合,会离开也就是意料之中。而且从亚瑟的反应来看——不易察觉的暴躁和沉闷、以及变得更加严肃的生活状态,想必他早就料到且默许了这件事。

 

不过安东尼奥最终想了想,还是不过问太多。

 

海风很大,打火机的火苗总是灭,他最后不得不钻进车里才点上一支烟,又赶快走下车,他可不想在车里留下烟味。这时候亚瑟已经拎着一个不小的手提箱从马路另一侧走过来了,看到安东尼奥叼着烟下车,隔着老远就皱了皱眉。

 

“风太大。”他连忙解释道。

 

“我知道。”亚瑟没太在意这个,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先把提箱丢进去,紧接着自己也绕到安东尼奥这一侧来,顺势对着他的烟头点着了自己手里的烟,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直到亚瑟的烟先一步燃尽了——他最近抽烟很快,然后坐回车里。这时候安东尼奥也完事儿了,拉开门抬腿迈进来。

 

“明天给弗朗西斯交货。”

 

两个人最后确认了一下车库的门已经锁起来,所有可疑物品也已经收好,发动了汽车便返回酒吧去了。路上安东尼奥提议晚上由他掌厨,亚瑟想了想同意了,但是同时也提出饭后甜点想吃英式布丁的附加要求。

 

然而晚上比英式布丁来得更早的是不速之客。那时候酒吧还没开始营业,安东尼奥和亚瑟坐在地下室的两张沙发上——现在这里比起地下室,更像是个温馨的起居室了——正在享用他们的晚餐,而这时他们突然听到楼上有些令人不愉快的声音,似乎是有人正不顾劝阻走了进来,而且试图前往地下室。

 

他们交换了一下目光,安东尼奥立刻站起来往楼上走去,而亚瑟则动作迅速地把晚餐收起来,回手摘下了挂在一边的风衣外套。在安东尼奥离开地下室没有几秒之后,那个装满了货品的箱子已经提在亚瑟手上了。

 

不出所料,来的人穿着警察制服,他们是缉毒署的人。安东尼奥只消一瞥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些人必然是出于布拉金斯基直接或间接的指派来进行搜查的。

 

动作真快……安东尼奥这样想到。距离那俄/国佬找上亚瑟才不过几天时间,缉毒警就搜到酒吧里来了,还好他们已经在当晚就处理了这里的所有违禁品,只不过搜查的时间点仍旧令人头痛——刚好是交货前晚。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为首的大块头警察把自己的证件掏出来,又把另一张纸也摊在安东尼奥的鼻子底下,“这是搜查令,请配合工作。”

 

“这算什么,心血来潮的突击检查?”安东尼奥一点没慌,站在吧台旁边看着几个缉毒警进进出出搜查包间和走廊深处的起居室,见路德维希没有作答,也就没再多问,继而转开了话题。

 

“我早就听基尔提起过你,只不过没想到你们两个长得可不太像。”一听贝什米特这个姓氏就能明白,眼前这个表情严肃的警察正是安东尼奥的好友基尔伯特的弟弟,只不过和他哥哥红褐色的眼睛及一头银发颇为不同,他自己则是纯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眼睛。

 

路德维希听到自己哥哥的名字,表情这才有了些动摇,他稍有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解释了一句:“我们其实是堂兄弟。”

 

安东尼奥了然地笑了两声。这时候路德维希的同僚凑过来了,往走廊的尽头指了指,他们便一起往那边走去,正是通往地下室的方向。

 

“请把这道门打开。”路德维希侧眼看了看安东尼奥,他正在伸出手用指纹解锁,“作为普通的酒吧这里的安保措施倒是很严格啊。”

 

话里有话,安东尼奥挑了挑眉。“这里可不算什么普通酒吧,各式的大人物都会光顾呢,不严格点怎么行?相信你在进酒吧之前已经见识过了吧。”

 

随着大门打开,为首的这两位先走了进去,其他的警员则跟在后面,立刻散开来开始了搜查和检测。地下室里只有餐桌灯亮着,桌上摆着一套餐具——里面还盛着安东尼奥没吃完的晚餐,除此之外空无一人。路德维希总是维持着一副颇为警觉的样子,却始终没人向他报告有任何发现。

 

“餐后甜点是英式布丁?”他现在站在烤箱前,弯下腰往里面望了望,又重新直起身来盯着安东尼奥,“老板是西班牙人吧。”

 

他皱起眉头,盯着四周的墙壁,目光似乎要在那边的书柜上烧出个洞来似的。

 

不过最终他还是放弃了,缉毒署的搜查没有任何进展,安东尼奥倒是一直保持着微笑,送他们到了地上一层,他们进行了例行公事的道别之后便招呼着小队钻回警车离开了。安东尼奥几乎一直维持着不变的表情回到酒吧,直到他重新坐在地下室的餐桌边,这才给亚瑟拨了电话。

 

“你现在在哪儿?”

 

手机里传来亚瑟相当冷静的声音,听上去他正在走路。“我现在在去学校的路上,东西也在,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

 

“你就打算住在办公室?”

 

亚瑟一边注意着周围,一边迅速拐进了在夜晚空无一人的教学楼。

 

“布拉金斯基今天可不止对付你我,刚才我和王耀通了电话,他的公司今天也被突然袭击了,只不过尼德兰早就换了地方。”他抬起拎着箱子的手按下电梯,“如果他直接带人来杀我,在学校我的胜算还大些。”

 

安东尼奥想了想,虽然很担心目前亚瑟的处境,但对方所说的话确实没错,他也就没再多说,略带遗憾地瞧了瞧还在烤箱里的英式布丁,最后回答道:“明天我一早去找你把东西拿回来,你就安心待在学校吧。”


-TBC-

评论(3)
热度(33)

© 时雨方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