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方兴

我为堀越跪断腿

【英米】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用作11月26日码码的生贺!! @瘾者M 码码生快!!!我爱你啊!! 

和平时画风不太一样的精英金领米一只双手奉上!还有依旧完美无双(对我来讲)的英先生www

========


阿尔弗雷德·F·琼斯此时非常疲惫,明明还在会议中,却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睡着了。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回面前的这份并购合约,摘下脸上的平光眼镜,用力揉了揉眼睛——他很少在工作中露出疲态,他总是精神百倍的,在办公楼里和他的同事有说有笑,工作起来效率飞快——他可是HERO,怎么会累呢?

 

但是这次不太一样,与被并购企业的协商总是不尽如人意,对方公司的资产评估和债务清算几乎全要他来把关,这可不是什么小工作,他已经连续加班半个月了,每天只睡三个小时。

 

“不必担心!我的工作总是不会出错的!”

 

他自豪地拍拍胸脯,一双蓝眼睛既坚定又自信。

 

人事部主管弗朗西斯早在会议刚开始时就注意到了阿尔弗雷德的精神状态,等会议刚刚结束,众人鱼贯而出的时候,他走到阿尔弗雷德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过度疲劳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那个年轻人几乎立刻就笑了起来,用胳膊肘推了弗朗西斯一把,把头凑过来看了看对方的会议笔记,那上面字体优雅地写着管理层的调动建议。不过他没有多看几眼,弗朗西斯不着痕迹地把会议笔记合起来了。

 

“这次并购之后不考虑让我入股吗?”没等弗朗西斯回答,他已经先一步跨出了会议室。“我会向安东尼奥认真提出这个要求的。”

 

不过弗朗西斯说得没错,他确实需要休息。现在暂时没什么紧迫的工作,他在自己的办公室转了两圈,目光扫过桌上摆成一排,以超人和蝙蝠侠为首的超级英雄们,终于深吸了一口气,把几枚硬币扫进自己的西装口袋里,决定去楼下咖啡店里坐上一会儿。

 

临走时他攥了攥拳头给自己加油,虽然很快就被自己逗笑了。

 

他其实并不那么想喝咖啡,在电梯里他犹豫着,一边对着电梯门模糊的倒影观察自己的形象。发型满分,着装满分,眼睛好像有点发红……他认真考虑起下次让自己的助手买一支滴眼液的事情了。

 

这家咖啡店每天上午总是由同一位店员负责点单,今天也不例外,阿尔弗雷德一走进去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个英国人,从他们以往的聊天里阿尔弗雷德得知他叫亚瑟·柯克兰,是从伦敦来的,这家店是他和朋友合伙开的,全美仅此一家。

 

当然是对他来说最特殊的一家,阿尔弗雷德小声地清了清嗓子,假装入神地看着小黑板上的今日特价,却分神偷瞥了几眼亚瑟·柯克兰。他正在为前面一位顾客点单,抓起一支笔刷刷地写下客人的名字,附赠一个礼貌的笑容。

 

“上午好。”

 

他还没来得及再多酝酿一会儿,简洁的问候声已经在他的耳边响起来了,他猛地抬起头,亚瑟正看着他呢。

 

“美式清咖,大杯,名字是阿尔弗雷德,对吧?”

 

亚瑟当然知道他的名字,他总是来这家店,也总点同样的咖啡。但是今天他犹豫了一下,在对方低着头写下他的名字的时候把衣兜里的几个硬币递了出去,顺势把上半身靠在柜台上。

 

“我想……来杯热巧克力吧,我今天累坏了。”

 

“加班了?”

 

亚瑟抬起头来挑了挑眉,伸手收下了几枚硬币,这才带着些许认真地观察起阿尔弗雷德来。这家伙即使戴着干练的平光眼镜,也挡不住眼睛下面挂着的一圈乌黑,连神色都不如往常,不过深蓝色西装仍旧笔挺,领带也有好好地系着,看来他投入了太多的精力在工作上,有可能已经一整夜没睡了,也说不定是两天。

 

“去那边坐会儿吧,好了我会叫你的。”

 

阿尔弗雷德接过找零,视线放在亚瑟伸过来的那只手上,不过很快他就收回了目光,因为对方正对他笑呢,他感到胃里升起一阵暖流。他想问问亚瑟下班后有没有时间,但就是这一犹豫的几秒钟里,他已经在向下一位顾客打招呼了。

 

他原地转了个圈,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往离柜台不远的桌子那边走过去坐下。他一边心不在焉地划着手机屏幕,一边用大部分注意力去观察亚瑟的背影。

 

他喜欢亚瑟·柯克兰,可是不管他平时在公司有多么谈笑风生,精力充沛,面对着这个温驯有礼的英/国人,却总是觉得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差强人意。工作魅力在他面前不值一提,可是其他的呢?自己看着他的时候甚至找不出一点自信来,他总是装作不经意从店外经过,虽然他其实可以从地下车库直接上到自己的办公室。可是亚瑟·柯克兰必定不会喜欢畏手畏脚的人,他甚至连他是不是喜欢男人都不知道——

 

“阿尔弗?”

 

亚瑟·柯克兰竟然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的巧克力。”

 

他把杯子放在阿尔弗雷德面前,似乎是来确认这个忙碌的年轻人是不是已经睡着了。在他看到阿尔弗雷德突然抬起来的眼神时,他又笑了笑,转身回去继续工作了。

 

阿尔弗雷德没法控制自己不盯着亚瑟的背影看,直到那个人回到柜台里才移开目光,他不想被对方发现自己在看他,然后他拿起热腾腾的杯子喝了一口。

 

——好甜。

 

一种类似心脏骤停的感觉突然席卷了他,仅仅是一瞬间。他立刻用另一只手打开杯盖,然后他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心跳加快的感觉。

 

热巧克力的表面飘着两颗被亚瑟·柯克兰平时当做零食的棉花糖。

 

在他打开杯盖的同时,他还注意到,在纸杯的杯壁上写着两个单词,油性笔水和流畅的笔迹很明显出自亚瑟本人。

 

Carry on.

 

他盯着手里的热巧克力不想抬头,因为他感到有一道目光正向他投过来,直直地停留在他的头顶,这让他的耳朵开始发烫,直到他听到一声轻微的嗤笑,才下定了决心猛地抬起视线去看亚瑟。

 

他得到的只有恰好在前一瞬转到另外一边的最后一丝余光,一头金色的短发随着转头的动作轻微晃了晃。

 

阿尔弗雷德,这小子可真傻。亚瑟心情颇好地向另一位顾客道了早安。

 

每天早晨都极力克制自己往店里张望的动作可真是太明显了不是吗?

 

 

-End-


You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讲点题外话,关于咖啡和热巧克力放棉花糖的问题,我在惠灵顿这边所有的咖啡店是免费加的w定番一颗粉色一颗白色。

但是上次杯子里咖啡装太满啦,店员wink了一下说”伸手“,我伸出手,他在我手心里放了两块棉花糖。一击即中。

不过不会这么写,太公举啦。

评论(14)
热度(94)

© 时雨方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