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方兴

我为堀越跪断腿

【DRRR/静临】末世列车23[长连载/电影背景借鉴/正剧向]

更到了贴吧持平的章节,再更新就是全新内容了。

========

 

23.

 

令医生心寒的是,他们的同伴所剩无几了。

 

这场有预谋的爆炸几乎葬送了处在车厢里的所有人,仅有包括他在内的七个人较为幸运,靠近安全区域勉强逃了出来,另外一个则是从后面赶过来的折原临也。这家伙少见地做出这种近乎不要命的举动着实让新罗吃了一惊,他无法想象一个人是如何带着伤穿过那些不断爆炸的烈焰,只为了救另一个人的性命,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折原临也不能及时得到治疗,感染和发热迟早会将他推向死亡。

 

在新罗感到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看上去精神还不错的年轻人走过来,拎起手里的半桶纯净水给他看。“岸谷先生,这里似乎是个遗弃的休息间,我找到了这个,而且那边还有不少。”

 

新罗被他这么一提醒,才真正抬起头来环视周围,虽然视线仍旧有一些模糊,但是他努力眨了眨眼,看到这里杂乱无章,有很多半新的生活用品堆在地上,还有几个上锁的柜子,看上去是个刚被撤空没几天的简易休息区。纪田正臣的反应比他要快一些,已经开始翻找这里有没有能够用的物资了,几个人合力撬开那些落了薄薄一层灰尘的铁柜,除了几本旧书和几件衣服以外,甚至还有一些压缩食物。紧接着他们在另一个塞满杂物的柜子里发现了一个药箱,打开里面虽然只有一些简单的药品,但是医用酒精和少量的抗生素已经能让现状改变许多了。

 

新罗立刻把临也脱到一旁让他靠墙坐起来,把烧毁的衣服脱掉,腰间的旧绷带也拆下来,帮他冲洗、消毒伤口,然后重新进行包扎。这期间折原临也恢复了一点力气,于是瞥了一眼还躺在附近的静雄,轻声地问道:“我似乎听到了平和岛幽的名字?”

 

新罗手里的动作没停,但是也不由得往静雄那边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幽君很不巧地出现在那间车厢里,爆炸的时候距离我们很远……静雄就是因为这个才一直不逃出来的。”

 

临也重新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说话。在他看到平和岛静雄一边怒吼一边冲向爆炸的时候他心里就有数,一定是平和岛幽也身处这场爆炸之中,否则那个家伙必然不会这样冲动。但是火势太大,一路冲过来他根本没有发现幽的踪影,也不知道那个年轻人是不是已经遇难了,只能先把离安全区最近的新罗和静雄先救出去,如果他的动作再有一秒的犹豫,他们都会被困在这里,直到被烧成灰烬。

 

没能及时提醒他们前方的危险已是无比的疏漏,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允许自己眼睁睁看着平和岛静雄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受伤。

 

难得他们现在终于抵达了车厢的中段,而且还幸运地发现了这间休息室,很明显这里是之前看管化学品车厢的工作人员的住所,但是现在他们早已撤到了前面。这样一来他们勉强能停下来休养一段时间,然而只剩七个人,他们究竟能走到哪里呢?

 

临也的思绪没有来得及更加深入,静雄发出的几声模糊叫喊打断了他,他撑开眼皮,看到新罗已经充满担忧地转过头去,下一秒那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就如同噩梦惊醒一般,从地上弹了起来。

 

“幽——!”

 

然而车厢里除去他的喊声以外只有一片沉默,几分钟前的爆炸和烈焰、生离和死别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平和岛静雄用力晃了晃脑袋,似乎一瞬间难以分辨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但是短短几秒钟后,他便一跃而起,发疯一般地冲向那扇紧闭的大门又锤又砸,只是不再发出一声悲鸣。另外几个人呆在原地,既不敢上前拉住他,又没有办法让他冷静下来。

 

岸谷新罗叹了口气,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了临也,看到他似乎并不甚在意的样子,后背靠在墙边,心里明白此时就算是临也也没有办法安抚静雄,只好任那家伙继续发泄自己。过了一阵,大概是静雄自己也精疲力尽了,向后退了两步,颓然地坐在了地上,而那扇门除了被捶打得坑坑洼洼以外,却没有一丝要打开的迹象。

 

这时折原临也才缓缓开口。

 

“放弃吧,这扇门和其他的门不一样的,在里面的高温彻底降下来之前,谁也打不开它。”

 

迎面而来的是许久的沉默,平和岛静雄既不看他,也不抬头,只是喘着粗气,汗水从脸颊滑到下颌,又滴到地上。新罗咋舌,颇有些无奈地挪到他身边查看他的烧伤,还有刚才因为持续砸门而把手指关节砸出的擦伤,观察都无大碍之后,这才听到静雄低沉的回答。

 

“临也你知道的还真多啊。”他顿了顿,语气中的愤怒和悲痛几乎让所有人都感到了压迫,但是他并没有更多地爆发出来,反倒令人战栗地笑了几声,仿佛自己也对现在的现状感到滑稽似的。“现在才来卖弄你的知识,不觉得晚了点吗?”

 

“……”新罗张了张嘴,本想劝阻两句,但是看到静雄紧皱的眉头同时,还是告诫自己劝解恐怕也没什么用处,乖乖闭了嘴。

 

而临也好像早就料到他会这样归咎于自己,干脆一句话都没有说。


-TBC-

评论(2)
热度(31)

© 时雨方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