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方兴

我为堀越跪断腿

【APH/魔法系列/耀】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礼堂里的公开课]

这篇就是拿来给老王刷漆的。

然后一定要事先澄清一下,这文没有反派!这是欢乐日常向系列,不要因为伊万看上去有些古怪就设定为反派啊,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对立关系。

大背景cp依旧是英米,这一点在以后所有的文里都会有所体现,另外,可随时捕捉突然出没的其他cp。

开始。

========

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全员/英米]

 

如果晚饭后各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里几乎没有人的话,不必惊讶,这并不是圣诞假期,也不是大部分学生都恰好在今天被关禁闭,而是因为这是一个迷人的周四,新上任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要在礼堂大厅举办一次展示高级魔法的公开课。

 

“我当然认为这很有必要,罗德。”格兰芬多的六年级姑娘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和拉文克劳的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一同走进大厅——他们从小一起在乡下的庄园里长大。此时他们正在探讨这节课程的意义,看上去罗德里赫好像不是很情愿来似的。“这有助于我们对更高深的魔法提起兴趣。”

 

他们刚好经过三个五年级的身边,伊丽莎白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正在身后盯着她看,那是基尔伯特、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基尔的目光丝毫不差地跟着那一头浓密的棕发,直到那两个人走到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去,他才不甘地收回目光。“天知道她为什么总是和那个小少爷呆在一起?胆小鬼、身体弱,听说还很不擅长飞行。”

 

“可能是比起这些来她更讨厌笨蛋吧。”安东尼奥爽朗地笑着作了回答,然后及时地向后退了一步,使他的鞋不被愤怒的基尔伯特重重踩一脚。

 

“我要在明天的魔药课上为你熬制满满一锅打嗝药水——”

 

基尔伯特话音未落,众人突然安静下来,于是他们也随着周围人的目光往正中间看过去。那位前不久才帮了他们大忙的魔法防御术教授王耀已经走到了大厅的中央,他今天穿着一件象牙色有藏青花纹的长袍,正举起他的魔杖,示意大家安静。

 

“晚上好,很高兴看到大多数学生都来到这里,向我这样一个才疏学浅的巫师学习魔法。”他顿了顿,看到所有人都在认真听他讲话,便再度开口,“黑魔法泛滥的时代已经过去,然而我们不应该放松对其的警惕,所以我认为,至少应该让你们了解如何防御这些魔法,而不是单单学会应对一些怀有恶意的神奇生物,事实上他们在生活中也是非常有用的,尤其是当你的宠物打算攻击你的时候……”

 

“什么宠物这么厉害?难道他家里真的有龙吗?”在王耀的身后不远处,阿尔弗雷德正跟亚瑟站在一起,每听到几句话就忍不住小声讨论起来,自然被亚瑟用不快的目光制止了。他又小声地嘟囔了几个词,然后看着王耀抽出自己的魔杖,于是站在最前面的几个学生颇有默契地往后退了一步。

 

“扶桑木,麒麟角杖心,不是那么常见,对吧?实际上这并不是从对角巷买来的。”他轻轻挥了一下手里的魔杖,立刻有一层水波一样的屏障缓缓地铺开了。

 

“我当然不会教你们如何使用黑魔法,今天我要给你们展示的是几个强力的屏障保护咒语,不仅可以抵挡大部分恶咒,更重要的是它们能够提供持续的保护,只要施咒人还活着,这种保护就不会消失。”王耀又一次挥舞了魔杖,不过这次他只是将大厅的灯光调亮了一些。然后他看向了站在他面前的两个女生,微笑了一下并要求她们拿出魔杖向自己攻击。

 

“别担心,你们的咒语是无法到达我面前的。”他看上去相当轻松,似乎认为教唆自己的学生向老师施恶咒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建议你们所有人都再向后退几步,以免这些咒语不慎伤到你们。”

 

那两个六年级姑娘看上去有点犹豫,不过在这位帅气教授鼓励的目光下还是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在心里掂量了一会儿曾经学过的所有攻击咒语,然后她们的魔杖先后发出了两道光芒。

 

“粉身碎骨!”“火焰熊熊!”

 

令所有人惊讶的是,这两条咒语在距离王耀还有半米远的时候发出了短促的爆炸声,就像是撞在一层柔软却坚韧的屏障上一样,没有反弹到任何地方,继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王耀本人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满意地笑了起来。他向两个姑娘点头致意之后,继续开始讲解。

 

“很明显这些恶咒没能对我造成任何威胁,”他又挥舞了一下魔杖,那层透明的波纹便消失了。“咒语的保护范围随魔力的大小变化,不夸张地说,一位高深的魔术师可以靠这两条魔咒保护整个城堡。”

 

“我听说学校的石像也是可以动的?”安东尼奥站在他的两个朋友身后小声问了一句,换来弗朗西斯的白眼,告诉他在霍格沃茨的一切都是有魔力的,如果学校遭遇了极大的危险,所有看似普通的东西都能发挥他们的作用。

 

接下来王耀要他们所有人都拿出魔杖,跟他念出这两个咒语的名字,分别是统统加护和平安镇守,所有人都跟着念了,有些人的魔杖尖喷出了一些半透明的物质,当然大部分人的魔杖都还处于毫无反应的状态。

 

经过十分钟的练习之后,只有一小部分人的面前开始形成飘忽不定的透明波纹,然而它们支撑不了几秒钟就消失了,阿尔弗雷德也饶有兴趣地尝试着,努力想让那些白雾形成一个像样的屏障,他扭头看了看亚瑟,对方已经在身前形成了无形的屏障,这时正试着扩大范围,他看了看自己的魔杖,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

 

“屏障魔咒需要强大的魔力支撑才会有效,你大可不必着急。”

 

王耀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阿尔弗雷德猛地抬头,看到教授正和颜悦色地看着他,好像根本没指望他能做出些成功结果似的。他听到旁边的亚瑟发出了难以掩盖的轻笑声,正打算回头去瞪对方一眼,他们右边隔过几个人的位置却突然有人说话了,吸引了他们的目光,王耀自然也注意到了。

 

那是一个高大的男生,略显昏暗的光线让他浅金色的头发好像隐隐地泛着银光一样,亚瑟见他往这边走来,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顺便拦住想凑到前面的阿尔弗雷德,扭头在他耳边小声解释道,“他是个斯莱特林,据说喜欢研究些诅咒和炼金术的东西,你最好离他远点。”

 

“教授,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说话的人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如亚瑟所说是斯莱特林的学生,六年级,王耀看到他从两个学生中间穿过来,便把注意力转向那边,抬头看着这个高大的男生。

 

“我研究过那些摄魂怪……虽然现在已经所剩不多了,不过想必您是知道这种生物的的,对吧?”他说这话的时候,带着难以分辨的礼貌微笑,王耀能感觉到,这个学生对于自己对黑暗生物的了解非常自信,“据我所知,这样的屏障只能阻挡、却不能打败他们吧?您知道吗……那个制服它们的咒语?”

 

“不是制服,是击溃。”

 

王耀温和地纠正了他。这时他发现,周围的学生们已经在布拉金斯基提问的时候停下了他们的魔杖,看起来这名男生所提出的问题的确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摄魂怪曾经在某一时期非常活跃,不过现在早已为数不多,而且仅仅是作为监狱的看守而生存,但是这种生物的恐怖还是有不少人听说过的——虽然没有真正见到过,所以这个话题的突然出现让众人都敏感地支起耳朵,离得远些的学生甚至踮起脚往这边看过来。

 

呼神护卫。亚瑟在心里默念起来,他在书上读到过这个咒语,能召唤强大的守护神对抗这种生物,他也曾试着念出这个咒语,却从没成功过。他放弃了拦住探头探脑的阿尔弗雷德,专心盯着王耀,既然这个人是一名教授,他肯定是能够召唤一名守护神的吧。

 

大多数同学只是充满好奇地看着,他们有些人根本没有听说过守护神咒,还有一些人只是知道这是一种高级魔法,除此之外却一无所知。

 

“守护神魔咒,召唤出的守护神代表着快乐和幸福,这种特质刚好与摄魂怪相反,因此能够击溃那些黑暗生物、并驱逐他们。”王耀一边解释着,一边重新举起了他的手臂,这下众人更加专注了,全部往中间挤过去想看个清楚。但是王耀却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全部向后退。

 

“你们最好都向后退几步,不然我的守护神很可能把你们撞倒。”

 

“他难道会召唤出很大的守护神吗?”弗朗斯西在人群里悄悄皱了皱眉,向他的两位好友解释了一下,“我爸爸的守护神是一只凤头鹦鹉,我见到过。”

 

“你呢,火鸡吗?”基尔伯特的目光没有离开王耀,但是稍微撇了撇嘴作出了回答,这引来弗朗西斯的极大恼火,抬腿就打算给基尔结实的一脚。无奈周围都是人,报复起来实在不便,只好暗自打算找机会补回来。

 

现在王耀周围已经空出来了,学生们围成了一个大圈,他单独站在中央,抖了抖他的魔杖。

 

“别担心,这东西不会伤害到你们的——呼神护卫!”

 

随着王耀的咒语,他的魔杖尖喷出了一股巨大的白色物质,不是雾气,也不是粉尘,倒好像是某种精神体似的。这些白色物质迅速地纽结、翻转,变得越来越大,几乎挡住了王耀的脸——

 

“嗥——”震耳的啸叫声把前排的几个学生吓得连连后退,从王耀魔杖尖跃出的守护神不是别的,正是一只体格庞大的老虎。它猛然落在众人面前,他们能看到它强壮有力的四肢,和鞭子似的长尾巴。面对着它的学生们几乎要坐到地上了,他们担心地盯着它,看到这只猛兽再次张开了嘴。

 

原以为礼堂会再次被震耳的吼声充斥,可这次他们听到的却是王耀的声音,而他们的教授只是站在一边,并没有说话。

 

“当我们想要躲避监视的时候,高级守护神还可以代替巫师传递信息。”

 

银白色的老虎在它的主人身边缓缓地转了几个圈,继而向前猛地跃起,掠过尖叫的学生们的头顶,穿出礼堂大门消失了。

 

这时王耀才盯着那些被吓坏的学生们笑眯眯地再度开口,打算解释解释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好像刚才在大厅里发出的怒吼与他无关似的。“看起来我吓到你们了……通常巫师们的守护神都与个人特质有关,日后你们将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守护神。”

 

礼堂里骤然响起了密密麻麻的讨论声,王耀心里明白他们是在对自己所说的“日后”发起讨论,便也不再保密。他清了清嗓子,在众人又一次安静下来的注视中宣布,接下来的一个学期里,他们将会学习这种高级魔法,学生们起先只是楞了一下,继而发出了激动的鼓掌声。

 

“不过能够成功召唤出守护神的巫师并没有那么多。”他最后补充道。

 

今晚授课的结果令人满意,人们在对接下来的课程的憧憬中完成了刚才被打断的练习,有不少学生都成功施展了平安镇守魔咒,并且变出了薄薄一层屏障。弗朗西斯也成功地以“检查你的屏障够不够安全”为由,用一个咒语把基尔伯特击飞了出去——当然也击碎了那道不怎么有用的屏障。然后在两人争着要找安东尼奥评理的时候,才发现那家伙早就跑到四年级的罗维诺身边去了,于是咬牙切齿地决定一起对这个叛徒进行打击报复。

 

“我倒是希望永远没有使用这个咒语的机会……”下课返回公共休息室的路上,亚瑟半真半假地抱怨着,引来了阿尔弗雷德的反驳:“HERO我一定要变出个更拉风的动物来!”

 

亚瑟想提醒他这既不是比赛,也不是变形课,不过在看到对方踌躇满志的表情之后还是选择放弃了,毕竟他可不想指出笨蛋是连守护神都召唤不出的。不过这名新教授果然有趣……或许那些传言也不仅仅是传言吧。

 

这样的想法绝不是仅有亚瑟会有,今夜的学生宿舍几乎被这样的想法填满了,事实的确如此,这名新来的教授有趣且神秘,他们可以断言,自己从没见到过这样的人——

 

真是值得期待的一个学年。


-End-

评论(3)
热度(29)

© 时雨方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