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方兴

我为堀越跪断腿

【APH/魔法系列】Late Together[他们上课迟到之后的故事]

之前两篇Harry Poter paro的续作,感觉这样的短篇可以写很多,打算攒个系列。

CP说明:我实在不知道该打什么cp tag,于是就只打角色tag吧,大概是仏→英?然而我仏比起单箭头,更倾向于幼驯染,严格来说,这是一篇友情向文。但是我的整条系列都是英米大背景,所以,记得当做英米来看。

开始

========

    “——原来小亚瑟也会迟到啊,我还以为新上任的级长会更加重视自己的学业呢?”

 

    亚瑟·柯克兰刚急匆匆地转出一个通往魔咒课教室的拐角,就被弗朗西斯迎面截获了。这个优哉游哉的拉文克劳穿着一件修长的黑色巫师服,怀里抱着好几本夹了便签的书,紫罗兰色的眼睛颇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他。在看到亚瑟堪比积雨云的阴沉脸色之后,弗兰西斯终于妥协似地展开一个人畜无害的迷人微笑,向他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那本《标准咒语·五级》。

 

    “实际上哥哥我和你也是一样的境遇啊,难得一起迟到,表情放松一下嘛。”

 

   “我可没兴趣和你一起迟到,”亚瑟咋了下舌,不过还好并没有抱怨更多,反而稍微地放慢了步伐。“要我帮你带路吗?可怜的拉文克劳新任级长先生。”

 

   下午两点一刻,两个开学第一周就迟到的五年级生终于穿过了那条趁人不注意就变成一堵墙的走廊,来到了魔咒教室的门口。亚瑟心里明白,他们已经迟到超过十分钟了。

 

    “我真不想承认,斯莱特林开学以来面临的第一次扣分竟然是由于级长的迟到。”他极为不快地用眼神剜了旁边的拉文克劳一眼,那家伙正喘着大气,一只手抚弄着自己的金色卷发,看上去活像个基佬。“要不是因为你,我还能早到几分钟。”

 

    弗朗西斯倒是没怎么在意扣分的事情,因为成绩不错,他一贯受学校里老师的喜爱,就算因为迟到扣上几分,也不过就是回答两个问题之后再加回来的事儿。比起这个,他倒是更在意亲爱的哈丁教授会不会在课后把他留下来,回答他假期时候提出过的“如何顺畅地控制变大缩小咒的幅度”的问题。

 

    “今天晚餐前你有空吗?小费里从他家里带来了不少手制乳酪饼干,说是要分给你一点。”

 

    “今天不行,”亚瑟说完这句话,伸手敲响了教室的大门,“阿尔今天要参加魁地奇队员的选拔赛。”

 

    啧,又是那个四年级的格兰芬多。自从亚瑟在三年级时候认识了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家伙,自己就时不时地从他那听到关于这个美/国男孩儿的消息,不是最近又用愚蠢的问题惹怒了老师,就是在上课的时候把前排同学的头发点着了。本以为按照亚瑟那种认真又严格的性格是不会对这种经常闯祸的学生(更何况还是个热情洋溢的格兰芬多笨蛋)表现出任何欢迎的,然而事情却走向了另一个难以预料的结果。

 

    弗朗西斯皱了皱眉,但是也来不及再表达更多讥讽之意,因为他们已经听到了教室里哈丁教授在说“请进”——尽管语气并不如想象般友好。

 

    他们在一整个教室的目光和教授的抱怨声中沉默地窜进教室。亚瑟注意到他的同学已经帮他留出了座位,便用眼神向弗朗西斯告了个别,匆匆地绕到座位里,把书和羽毛笔往桌上一堆,同时听到教授大公无私地给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各扣去了五分。他在心里对他的同班同学们说了声抱歉,然后翻开书决定在这节课的时间里把这五分再拿回来。

 

    不出所料地,在接下来的一小时里,他成为了第一个完美复制了教授的消失咒的学生,并成功地跨过一条过道把弗朗西斯刚刚写好的笔记抹消了。这让这个一向重视自己优美笔记的拉文克劳怒火中烧,更何况一贯自信成绩优异的自己竟然被亚瑟抢先一步,得到了老师的加十分奖励。所以他也不甘落后,在几分钟后趁亚瑟不备对他那两道粗得过分的眉毛下了手,而且幸运的是,他也成功了。

 

    “你这个胡子混蛋!”

 

    亚瑟·柯克兰的怒吼没能让他的眉毛在短时间内重新长出来,倒是间接地导致拉文克劳院也拿到了今天应得的十分。不过哈丁教授满面笑容地走过来解释道,顶多再过一小时,所有人的咒语都会失效,这才勉强压住了亚瑟的怒火,但这也没能避免他在教授没看见的地方偷偷向弗朗西斯比了一个中指。

 

    “我说,弗朗,别担心你的笔记了。”

 

    刚刚下课,亚瑟饶有兴致地盯着对方笔记本上逐渐恢复的字迹,伸出一根手指摸了摸重新回到自己脸上的眉毛,庆幸自己不必在学校的走廊上动用暴力来报答弗朗西斯送给他的脱毛效果。然后他想了想,把一个随身带来的方盒子搁在对方的鼻子底下。

 

    “这是什么?”弗朗西斯终于放心地合上了他恢复如初的笔记本,怀疑地挑了挑眉,然后打开了盒子。盒子里这是一套全新的巫师棋,白色的棋子严丝合缝地嵌放在黑丝绒底座中。“你要和我下棋?”

 

    “啊……算是吧,这是四年级放假前答应送你的礼物,你的王后不是自己走丢了吗?”亚瑟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尖,他似乎总是这么干,尤其是面对弗朗西斯的时候。然后他很快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书和笔记,用鞋尖磕了弗朗西斯的桌子,要他快点收拾书本。

 

    “明天晚餐前,我去取费里西安诺的饼干。”

 

    顺便下一场棋吧。

 

 

-End-

 


评论(2)
热度(20)

© 时雨方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