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方兴

我为堀越跪断腿

【DRRR/静临】末世列车15-16[长连载/电影背景借鉴/正剧向]

努力地让全员耍了点帅www当时主要目的是想练习描写战斗场面www小静静有没有很帅!告诉我!!

除了战斗场面还有战斗之后的狼藉和全新事态,剧情线逐渐展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等等你这下集预告一样的口吻_(:з」∠)_

继续w

========


15.

 

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车厢里的战斗还没有停止。双方都不时有人中弹,而更多的是打到车体上,留下一个个弹坑。转眼间已经对战了大约半个小时,双方的火力都逐渐稀疏了下来,折原临也明白己方只不过是在节省火力,但无法得知对方究竟是弹药不足,还是同样有意保存实力。在他身后,一个人伸出半个身子向对方攻击,却因躲闪不及而中弹,重重倒回地上。

 

不能一直这样拖下去,要想办法确认对方的弹药存量,折原临也的脑子飞速运转着,现在派一个人出去吸引火力,观察他们的射击密度是最有效的办法,可是这样必然是一种有所牺牲的方式,该派谁去呢?

 

——不,不能是小静,也不能是任何人,万一对方的火力还很充足,出去无异于寻死,这样做太冒险了。临也暂时放弃了攻击靠在柜子后面,快速扫视着众人,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大致估计下来己方的人数已经锐减到原来的三分之二,这可不行,情况再没有逆转的话,他们就要失败了。这时候平和岛静雄注意到了临也的异常,犹豫了一下之后屏住呼吸一下鱼跃过来抓住了他。

 

“受伤了?”

 

临也倒是没想到静雄会这么做,很快笑起来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想办法,必须要打破现在的僵持局面。”

 

“只要让他们乱套就可以了。”平和岛静雄一点都没有犹豫,他也知道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在战斗中他的左肩也受了伤,不过对他来讲不是什么大事,他随手抬起了身后的一个玻璃柜,卯足了力气便丢了过去。在巨大的落地声中玻璃四处飞溅,那些警卫已经知道了静雄的怪力,但真正见识到还是让他们有些担心,于是火力便集中向了柜子飞出的方向。

 

可这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静雄,这次他又抓起了一个货架,三下五除二地拆成了几根长钢条,依旧照原样投了出去。这次对方的反应更激烈了,有人被刺穿,还有人被擦伤,不断有呼喊声传过来,可是射击过来的的子弹却不见增多。这下临也心里多少有了定论,立刻把自己所剩余的所有子弹都连在静雄的子弹带上,指了指那边摆着的大理石桌子。

 

“亲爱的小静静骑士!子弹都给你了,举好你坚固的盾牌冲出去干翻他们!”

 

接下来的场面就像是动作大片一样令人感叹,平和岛静雄单手举着大理石桌挡在身前,另一只手端着冲锋枪一顿扫射的画面如同慢动作一样帅气而华丽,连敌方都被这样的举动惊呆了,一时间竟无人做出反应,直到他们中的好几个人接连倒地,这才重新捡回战斗思维,忙不迭地向这个怪物射击起来。

 

子弹是无法那么简单就穿透大理石的,静雄快速地接近着他们,唯一有空隙的脚下的速度太快,甚至无法瞄准,一切都在短短的一闪念间。然而偏偏是越慌乱的时候越是出了状况,他们的子弹不够了。身边逐渐有人的枪发出了击空的声音,他们向自己的同伴大喊着要求弹药支援,但得到的答案却是“我这里也只剩不多了!”

 

这声音自然不会被静雄忽略过去,他向着这些警卫射出了自己身上最后的几十发子弹,丝毫不去顾及自己的手臂有没有受伤,然后他用尽力气深吸了一口气,嘶吼起来:

 

“临也——!!!”

 

 

仅仅一秒钟,六七十人全部从掩体后面冲了出来,此起彼伏的呐喊声和奔跑的脚步声混杂在一起宛如大地惊雷。警卫们发出了惊呼声,最前面的人慌乱地向后退去,此时射击出去的子弹似乎石沉大海,甚至无法盖过折原临也清脆而响亮的一声。

 

“全员进攻!”

 

如果说平和岛静雄的举动是一种震慑的话,那么现在的进攻就是毁灭性的恐惧。所有人已经把枪背在身后,手中举着尖锐的铁棒或刀,打算和对方拼上性命来一场搏斗,这些警卫哪里做好了这种准备,他们甚至没料到这些暴乱者的数量还能有这么多,他们的手中只有耗尽弹药的枪,只能勉强挥动这沉重的金属块和冲上来的人们打在一起。可是论起体术,不管他们做好了何等万全的准备,或是聚集多少人,却都抵不过一个平和岛静雄。

 

他此时挥舞着刚才一路举过来的大理石桌,不停地拍击着周围乱作一团的警卫,没过几秒,那些人就已经状若无骨地倒伏了下去。有他吸引了大部分敌人,其他人也鼓足了勇气,用尽力气拼杀着。

 

纪田正臣手中的短刀,甚至是他的双手都已经浸满了鲜血。他身形轻盈地穿梭在这些警卫之间,把他们耍得团团转,继而突然地从背后发动袭击,猛地割断他们的喉管,任由他们抽搐地倒在地上发出绝望而嘶哑的抽气声。即使有人联手想要围攻他也不过是徒劳,他只要轻松一跃,便一脚踢中对方其中一个的脑袋,将其踹翻在地,干脆利落地结束了他的生命。

 

而另一边的岸谷新罗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手里牢牢攥住临也老早便交给他的金属桶盖,一旦有人攻来便举起这个“盾牌”努力地防御,然后伺机逃到另一个地方去,对他这个不善运动的医生来讲,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鼓足了万分的勇气。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眼看着同时有两个人都向他袭来,已是招架不及分身乏术,新罗几乎陷入崩溃死死地闭上了眼睛,下意识地大喊起救命来,而他预料中的重击却并没有来到。他勉强回了回神摇摇晃晃地才睁开眼睛,一具温热的尸体就倒在了他的肩头,吓得他几乎又喊起来,但是一转眼寒光一闪,一把折叠小刀已经干干脆脆地插入了另一个人的眉间。凶案的作者折原临也把小刀用力一拔,很快躲开了喷射出来的血液,跳开到一边的窗台上,露出了满脸的嘲讽笑容。

 

“新罗你就跟着我吧,反正主力军有小静了~”

 

 

16.

 

“究竟谁才是站在正义一边的呢?”

 

折原临也冲新罗一挑眉,顺势往他身后看去。目前的状况还算稳定,胜利已经摆在他们眼前,有临也待在身边,新罗胆子大了许多,放松警惕往临也目指之处看去。

 

躲在车厢边缘的不仅有慌不择路的岸谷新罗,在这已然沦为战场的地方竟然还有十几个普通居民,他们手无寸铁地缩在某个角落里以求自保,但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在刚才的激战中不幸被波及,随着那些警卫一起倒在地上。新罗看到了这个景象不禁皱了皱眉,“维尔福为了拦住我们已经不择手段了吗?”

 

这时人群中爆发了怒吼,最后还在反抗的警卫变成了尸体,他们又取得了胜利——虽然伤亡惨重,不过他们早就下定了有去无回的决心。

 

“稍微变得棘手了啊,这样一来。”岸谷新罗垂着双手看着那边站在众人中心的平和岛静雄,又看了看露出一只眼睛满怀恐惧地盯着他看的幸存者,“静雄他啊,可是个和平主义者呢。”

 

折原临也在这个问题上并不意外,自在池袋之时起这一点就很明显了,尤其是相比起以折原临也为代表的其他人来,静雄更是个平日里相当抵触自己暴力的人,再加以车上这特殊的环境,他的目标一直都只定在警卫和维尔福一行人身上。可是现在这里却出现了因为中途封锁而逃离不及的平民,他又会作何反应呢?

 

这个问题暂且丢到一边不想,折原临也看着倏尔放松下来的众人,粗略地清点了一遍人数,61人,仅仅这一次交锋,他们几乎失去了半数战力。他想过前方凶险,却对这个数字有些意外。

 

“看来是有点高估了他们的能力啊……”

 

一边这样自言自语着,他拉住了蹲在受伤者面前的岸谷新罗,医生正在掂量着剩余的药品,犹豫要不要救治这个无辜受到牵连的列车居民,被临也这么一拉,动作顿了顿随后又站了起来,发出了一声不甚明显的咋舌音。

 

“既然这样,那不如让他痛快点吧,我毕竟是个医生,这种事就交给你了。”

 

刚刚战斗之后的人们已经疲惫不堪,终于东倒西歪地在一片相对整洁的地方坐下休息,同伴和警卫们的尸体或远或近地倒在一边,有些失去了朋友和兄弟的人不禁跪坐在尸体旁默默地落下泪来。但没有人因此崩溃,他们一早便知道是这样的结局,虽然不免会痛心难过,但至少不因软弱而死在末节车厢里。静雄站在原地,战后的惨烈充斥在他的眼前,他一时间沉默无言,虽然心中还燃烧着对维尔福的怒火,可也却难免有一些懊恼,直到折原临也从一旁快步走过来叫了他的名字。

 

“小静。”他的神色不知怎地有些沉重,这不是常在临也脸上看到的,为此静雄也提高了注意力,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注意到了吗?有些人因为来不及撤回前面而被困在这里了。”

 

“我知道,而且我们要打开这扇门让他们回去。”

 

“如果这扇门后面还是同样的情形呢?你怎么办?”折原临也的一句话让静雄怔了一下,他早想到,前面恐怕还是一道封锁线,或许还会有别的无辜居民。

 

“尽力保护他们。”静雄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此刻这些普通的居住者竟然也成为了他们的阻碍之一,但是即使知道前面可能还是无法避免伤及无辜,却不能停止在这里。折原临也轻轻地笑了一下,说不上是表示赞同还是不置可否,然后他指着封锁门下的一个人影,一字一句地说:

 

“有人认出你了。”他往那个方向快步走过去,静雄就跟在他后面,几秒钟之后便看清了那个人。

 

他横躺在地上的血泊中,看样子在刚才已经失去了生命,静雄只是觉得这人有些面熟,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他。

 

“他在临死前叫住我,问我是不是你的朋友。”折原临也转回头来直直地盯着静雄。

 

“他对我说,要我们救救幽平。”


-TBC-

评论(2)
热度(15)

© 时雨方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