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方兴

我为堀越跪断腿

【MHA/切爆】ようこそ

py们这是我入坑的党费xx

啊终于写我英相关了心情舒畅

甜短篇

=========

ようこそ

 

*成年几年后的两人

*烈怒赖雄斗和爆心地

*题目是非正式用语的欢迎光临

 

 

英雄烈怒赖雄斗今天不执勤。

 

他站在车站人头攒动的出站口,左顾右盼——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担心穿着常服的自己会被一般民众认出来,虽然他在大阪的确还算得上小有人气。他再次打开line确认了一次信息中所说的时间,期间两次和热情的路人打了招呼,然后深吸一口气,将目光远远地投向了走廊的另一端。

 

从东京来的那班新干线已经抵达,再过大约两分钟,他要见的人就会从那个出口里走出来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可能,那人恰好是最先下车,并且由于各种微妙的原因又走得稍微快了些,所以在烈怒赖雄斗把手机收进衣袋里,再重新抬起头的那一个时刻,他就看到了那个人。首先是一条被黑色布料修饰得体的、线条笔直凌厉的右腿,气势和那人本身如出一辙,随后是悬在半空的格纹手提箱,颜色是温柔的驼色,然后那人的手和肩臂,继而整个身体都从转角中走出来。

 

走进了户外的阳光之中,那双红褐色的眼睛便灼灼地亮起来了。

 

“哟,爆豪。”

 

他率先迎前一步,绷直了后背看向来人,露出了相较于做英雄时而言,更纯粹的笑容。

 

当然也更笨拙。

 

爆豪胜己已经放下了手里的行李箱,无奈但是默契地做好了迎接一个无法拒绝的拥抱的准备,同时他咧开嘴,向对方表露了发自内心的快意。

 

“你这家伙状态不错,嗯?”他快速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友人。“切岛,好久不见了。”

 

这是职业英雄爆心地,本名爆豪胜己,从东京独自一人来到大阪的首日。辞去了原本事务所的工作,经历了一段杂乱无章的生活,他的面色仍带着未能及时抹消的疲惫,尽管如此,他看上去也足够干练和机敏了。

 

他离职的原因并不复杂,性格不合、理念不合都能算作是官方解释,然而上一次通话时切岛才从爆豪本人口中知道了真正令他下定决心离开的关键。爆豪的顶头上司大约是个言辞恶劣的家伙,在一次几乎注定会失败的救援行动之后,说当年欧尔麦特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去拯救的,也不过是个只会打架的伪英雄罢了。

 

切岛愕然,他深知野神之战带来的影响会永久性地成为爆豪胜己的一道影子,尽管如此他面对着长久以来的舆论也只能沉默,他既不是当事人,也无法改变过去。

 

他也早已想过,爆豪胜己其人,恰如他的英雄名一样,从最初到最后始终是要立于爆心地,在狂流之中背负一切活下去的。

 

所以他在电话里说:“离开那里,成立你自己的事务所吧,然后成为最强的英雄!”

 

“我还在找地方落脚。”

 

那时爆豪是这样回答的,半个月后切岛又收到消息,说他下周抵达大阪,可能会逗留一周。

 

爆豪没说来大阪做什么,切岛自己猜了个大概。与自己通话和来大阪这两件事之间到底有多大联系切岛不敢下定论,在电话里他没邀请爆豪,一方面是不想给那人造成负担,另一方面多少还有他不肯承认的犹豫。

 

不过无论如何那人还是来了,于是切岛像爆豪预料的一样,给了他一个用力的拥抱。

 

“走吧,先去吃饭!”

 

爆豪拎起行李箱走在切岛身边,说:“你可别急着高兴,我只是来看看,还没最终确定。”

 

“嗯。”切岛点头,明知故问:“大阪是首选吗?为什么?”

 

“啧,管得真宽。”

 

爆豪目视前方,少见地含糊其辞了一次:“总在东京呆着有什么意思。”

 

“哦……”

 

那也还有北海道、名古屋和冲绳可以选吧。切岛把讨打的话压在心里没说,倒是隐隐约约地高兴起来,大阪和其他地方的不同便无非是有自己这么个人罢了。

 

毕业后分开的这几年他们虽然在两个城市,拜交通方便所赐倒也算常见面,第二个一起过的圣诞节里他被氛围冲昏头在心斋桥上亲了爆豪,随后桥上炸开的剧烈火光甚至亮过通天阁上空的烟花。

 

那时切岛还租着1LDK的小公寓,晚上他自己提出睡客厅,是爆豪把他抓回卧室的。

 

该做的事都做了,两个人还是没确定关系,两人心知肚明对方都做不到放着在各自城市刚刚起步的事业不管,没有真正混出点名头怎么可能放下尊严去寻找对方的庇护?这下爆豪离开了旧事务所,其中意味不言自明,切岛不动声色向对方看过去,想这次是真的等到了。

 

机缘巧合,一个月前切岛租了间新公寓,变成了2LDK,虽说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但确实更适合两人同住。那时候切岛已经沾沾自喜地向爆豪炫耀过一番,向阳卧室,对开门冰箱和电烤箱——虽然天天在事务所吃便当也不怎么用得到。

 

但好像将这些细节和爆豪一起分享过的话,生活就会更开心点似的。

 

切岛在电话里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爆豪回应得很爽快,他自己反倒有点不太男子汉地紧张起来了。

 

“我要看看你这家伙能换个什么样的公寓,上次公告牌上排名又升高了吧!”

 

“明明是你的排名更高吧?!”

 

“哈,嫉妒了吗?”

 

“谁会做那么不男人的事啦……你变强了我很高兴啊,爆豪。”

 

二十代前半的年轻人才脱离学校身份不久,还在不同的道路上摸爬滚打。这边切岛锐儿郎凭借自身一股绝不回头的士气,再加上浑然天成的阳光形象终于拿下公告牌一百四十七名的同时,爆豪胜己终于杀入两位数范畴,爆心地三个字横冲直撞突破四十名大关,颇有某些传奇英雄年纪轻轻空降前十的势头。

 

只不过全国排名三十九位的年轻英雄在大阪也不能忽略本地人气的重要性,短短一段路的时间里切岛已经收获应援数次,包括若干口头鼓励和两次握手(一次是漂亮小姐姐),爆豪全程冷淡旁观,对于身边这家伙那份职业英雄等同于热情开朗的特质不做评价。

 

“我可听到了哦,”这时切岛坏笑着凑到爆豪耳边:“有人认出你了吧?‘烈怒赖雄斗旁边那个凶巴巴的黄毛好像是在东京活动的爆心地’什么的。”

 

爆豪向后扬了扬头,以便于他能凶神恶煞地盯着切岛的脸。

 

“啊,有什么问题吗?”

 

“你要是再温柔点说不定支持率也能冲进四十。”

 

职业英雄爆心地,民众支持率排名一百一十位,此刻切实地感受到了来自手心的炽热和躁动。

 

“别别别!”切岛眼疾手快一把按住爆豪的手,一直没收的笑容此时更明快了些。“不温柔的爆豪才是爆豪嘛。”

 

一语中的,切岛听见爆豪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随即短暂地笑了一下。

 

“你这不是挺明白的吗。”

 

从不为这种事纠结也是某种意义上的男子气概啊……不过切岛没来得及发表这一番感慨,因为他的注意力已经被远处的异常完全吸引过去了。仿佛英雄休假和突发状况向来是难逃联系一般,切岛也完美地验证了这一现象,就在他们一百米前方的街边,正在发生着什么冲突。

 

大概是午后时分行人稀疏的街道给了敌人可以肆意行事的错觉,一个可以从手指里发射刀片的家伙刚刚完成了一次抢劫,正一边威胁着受害人一边打算逃跑。从规模来看算不上大事,要是有职业英雄在场,一分钟之内就能抓住那人了。

 

而恰好这里就有两个压马路的。

 

爆豪撂了箱子,双手已经燃起火花来便打算往出冲,切岛拦了他一下,言语间满满都是自豪。

 

“游客就乖乖受照顾,交给本地英雄来吧!”

 

——然后果然被对方负隅顽抗射出的大量刀片攻击了。

 

人倒是没事,切岛刚刚把那位龙套君交给警察,爆豪的声音在一旁冷冷响起来:

 

“为什么非要衣服全破之后才能意识到应该用远攻,啊?近战笨蛋,硬就了不起吗?”

 

切岛无法反驳,扯着破衣服嘿嘿地笑:“硬点有什么不好的?”

 

爆豪低估了这家伙突然使坏的水平,一时间竟然没接上话,只能在对方无辜又开朗的眼神里恶狠狠皱眉“喂”了一声,把自己的外套甩过去。

 

“给我穿上,邋遢死了。”

 

初秋的太阳仍温暖和煦,风倒是日渐凉爽起来。他们重新并排而行,切岛忍不住心疼,手指捻过一条随风漂摆的布料抱怨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件T恤,眼睛却瞟着爆豪裸露在外的手臂,心想那片冰凉的肌肤摸上去一定很舒服。

 

“自己犯傻就别后悔,再买一件不就行了。”

 

“可是刚交了房租,没钱了诶。”

 

“真麻烦……”那条刚刚被觊觎过的手臂此刻抬起来撞了切岛,而爆豪本人的声音听上去倒没那么不耐烦。“以后我买给你行了吧,No.39英雄的工资还是够的!”

 

“炫耀感好强!”切岛立刻吐槽,随即又在半秒钟内迅速反应过来爆豪这句话里还有别的意义。

 

“以后?你要留在大阪了?”

 

爆豪沉默了一下,反问道:“怎么,我要是留在大阪你不高兴?”

 

“不会啊,我超高兴的。”切岛即答,但随后他又犹豫了两秒,那样子活像是在和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作斗争似的。“我啊,一直很喜欢爆豪的哦,但是我早就决定过,不会因为感情的原因而要求你做什么,那也太不爷们儿啦。我是说,如果有比大阪更合适你的地方,我也不能……”

 

这家伙真的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爆豪安静地看着,抬起一只手打断了他,这只手曾数次与切岛的手紧紧相握,曾在圣诞夜的心斋桥上炸开火花,也曾抚摸过对方的每一寸肌肤。

 

现在这只手正绕向切岛的颈后,把他向自己的方向拉过来。

 

“你倒是要求一下啊,傻子。”

 

 

-End-


评论(7)
热度(88)

© 时雨方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