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方兴

我为堀越跪断腿

【翔润】Pheromones Arbitrage 07

提前预警,本章有拔哥黑化。
快写到结局了,离甜蜜蜜不远了哦,只不过目前还要再挣扎一下。

========


07.

 

“股价数据拿给我看看。”

 

樱井翔向横山裕伸出手,后者把自己的手提电脑转过去给他看。

 

“股价在谈判期间共上涨十二个百分点,在正常范围内,属于并购期间发行有利于TS投资的新闻消息导致的正常结果。”二宫和也一早就赶到了TS投资——他是来给樱井送传票的,此时也盯着那台电脑。

 

“由于收购大野汽车成交额巨大,这百分之十二的股价上升也足以给TS投资带来不小的利益,可以交割比预定比例更少的股份,从而减少大野汽车在并购后所占的股份比例,也就是大野智今后在TS投资作为股东的实际控制权。”

 

他不住地转动手里的钢笔。“就因为如此,对方才有理由怀疑TS投资恶意提升股价,但是矛头直指樱井,就有点蹊跷了。”

 

“他们怎么认定就是我做的?”樱井翔临危不乱,或者说是盛怒之下反倒更加冷静下来。

 

“据叶松科技代理律师锦户亮说,他们已经得到决定性的证据,证明是你私自建立账户挪用公司资金操控股价,他们得到了你的财务记录。”

 

“我没做。”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二宫叹了口气,抬手捏了捏鼻梁。“公司的财务支出是怎么记录的?”

 

“每个员工都有自己的编码,在公司的一切活动都会被相应的系统记录下来,财务方面也一样。”横山接话,他看上去也相当愁苦,毕竟这件事一旦闹到法庭上去,对公司的影响就不仅仅是股价下跌的问题了。

 

“实际上知道这个编码存在的员工并不多,我们的记录是不对外公开的……啊,泷泽先生。”横山说到一半突然被门外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在外面那人走进来的时候他刚好站起来。樱井跟着回头一看,也站起来颔首示意。

 

是泷泽秀明。他表情严肃地走进办公室,说:“我都知道了。”

 

“不是我做的,我需要调查这件事。”樱井站在原地,他知道泷泽不会轻易相信其他人的话,当然也包括他自己的,于是只是简单地说明了情况,并没打算为自己喊冤。

 

二宫现在才跟着站起来,转身和泷泽握手。

 

“距离审前会议还有几天?”泷泽问。

 

“明天就是。”

 

二宫克制住了自己叹气的冲动,又补充道:“有明事务所会尽快查清事件,争取在庭审前达成和解。”

 

“最好如此,”泷泽秀明对二宫点了点头,又转过去看樱井。

 

“翔君,我有话要跟你说。”

 

樱井点点头,两个人便一前一后走到了泷泽的办公室。其实不用对方开口,樱井已经大概猜测到他要说什么了。果不其然,很快泷泽就说话了,措辞委婉,但仍旧不是什么令人振奋的内容:

 

“这件事的始末我不想深究,我相信二宫和也肯定会处理好,但是你之前向我提出的条件,恐怕我还要再考虑考虑,至少要等这件事过去之后。”

 

樱井翔沉默着把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过了几秒钟之后才开口。

 

“你不相信我。”

 

“我只是必须要为公司考虑,诉讼期间不能提名你做董事会成员。”

 

“不用再说了,”樱井冷着一张脸听完这句话,阻止了对方继续说下去。“我明白你的想法,只不过我现在不太想听。”

 

不用再说了。昨天晚上他也是这样和松本润说的。状况可谓是一片狼藉,床上还残留着欢##爱过后的种种痕迹,两个人仅仅披着衬衫对坐在床头,樱井几乎已经感受不到愤怒,只是觉得失望,他不论怎么想这件事都和松本润脱不开干系,而偏偏那个人只说不是他做的,却什么也不肯多说。

 

他一贯以来知道的那个松本润不应该和这些事情关联在一起,可现实不容许他自欺欺人了。

 

两个人几乎是针锋相对,松本和他一样气愤,或者说很快转变成了同样的失望。

 

“你不相信我。”

 

“你叫我怎么相信你?”樱井站起来走进浴室放水,水声哗啦啦地盖住了他的大部分声音,听着反倒难过了许多。“我承认截走你的客户是我的不对,但我从没有害你。”

 

如果诉讼成立,TS投资输了庭审的话,樱井不仅要面对牢狱之灾,而且或许再也不能回到金融领域工作了。松本润听着这话心里一阵不是滋味,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樱井的声音才再次传出来。

 

“水我放好了,你洗洗干净,就走吧。”

 

之后他们再没说话,松本在凌晨一点离开了樱井的公寓,没有吻别。

 

他不是不想解释,可他自己都没有头绪,只能沉默着接纳樱井翔的怒意,毕竟如果是有人授意,他不能背叛自己的公司。

 

“相叶桑,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次日松本润拿着正式的诉讼文件直接走进了相叶雅纪的办公室,“锦户亮告诉我了,是你授意起诉樱井翔的?”

 

相叶雅纪并没有因为松本润不敲门就走进来的行为生气,倒不如说他很少会生气,见松本走进来,也只是往前面的椅子上指了指要他先坐。

 

“并购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松润。”

 

“是吗?”松本挑了挑眉,他并不想听这些话。“输了并购是我的问题,你却先对竞争对手打击报复,这算是在帮我吗?”

 

“我只是揪出业内的违规现象罢了。”相叶坐直起来越过办公桌看他,两只眼睛漆黑明亮,总是看不懂他真正的想法似的。

 

“TS投资败诉,并购就无法进行,你不高兴吗,失败的滋味你自己最清楚了吧。”

 

松本润一时竟无法作答。相叶雅纪说得没错,他对这次失败可以说是深恶痛绝又毫无办法,这样复仇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他犹豫了。可是樱井翔究竟有没有做这件事,连他自己也不能判断,他所知道的樱井翔虽然有些自我主义,什么事都要按自己的想法来,不会轻易相信,更不会依赖别人,也会做些不择手段的事。

 

但是违规的事情那个人不会做,樱井翔很清楚极限在哪里。

 

可是锦户亮出示的证据却又那样充满说服力,TS投资的财务记录上清清楚楚记录着樱井翔的员工编码,以及他这两个月来几次从一个独立的新账户中向另外的金融机构的转账记录,以及另一份证据中的金融机构大量买入TS投资股票的记录。

 

他无心思考这件事的真相。输了并购,公司也对他失望,又和樱井反目,他已经够累的了。

 

“斗真,我要休息一天,有事随时通知我。”

 

他冲自家副手丢下这样一句话,便回家倒头大睡。他决定明天审前会议开过之后再去公司,他可不想当场听到诉讼成立的消息。他心里还存着一丝幻想,希望明天那个大名鼎鼎的二宫和也已经找到了证明樱井是清白的决定性证据。

 

“诉讼移交法庭了,四天后开庭。”

 

二宫和也没好气地走进樱井办公室,扔下一份文件,顺便把自己扔进沙发里,仿佛头疼得要命一样不住地搓脸,一张挺帅的脸揉得变了形。

 

“对方律师准备得相当充分,我现在没法证明不是你做的,只能尽可能把股价波动归结为新闻效应,但这没用,必须要证明那份记录和你没关系才行。”

 

“我证明不了,”樱井翔想也没想就直接作答,“我查了操作记录,没有任何异常,甚至于操作时间都和我在岗时间吻合。是有人要陷害我,才窃取了我的信息吧。”

 

“但是查不出是谁的话就没有意义。我会试着提交推迟开庭的动议,但预计很难被批准”

 

樱井从昨天起就派大仓忠义彻查一切有可能窃取公司高层信息的人员,同时自己也在脑子里很快过了一遍在这家公司有没有什么仇人,结果得到的答案是很多。升职竞争中被打败的对手,对他的管理方针不满的员工,甚至有可能是其他对他有意见的董事会成员,他自己也没法下定论。

 

只是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追查是不是松本润在搞鬼。


-TBC-

评论(12)
热度(144)

© 时雨方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