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方兴

我为堀越跪断腿

【翔润】Pheromones Arbitrage 05

一不小心就超2w了,我竟然最开始还以为3w就能完结……

真情实感地奶一口岚学互动吧

啊对了,请不要转载


前文


========


05.

 

“你以为你用子公司的名义给叶松科技的项目注资我就发现不了?”

 

二宫和也才一进樱井翔的办公室,连门都没关就铿锵有力地甩下这么句质问,导致旁边走过的其他人听到副总裁办公室发出类似争吵的声音,都纷纷看过来。

 

“你和松本润说得一模一样。”

 

樱井绕过二宫替他关了门,没太把他的怒火当回事儿,顺便腹诽一句虽然用词一样,但这语气可差得多了,如果说松本润是来抱怨他,那二宫恐怕是来揍他的。他转过身去,拍拍这位大律师的肩膀要他消消气。

 

“我生什么气,反正你到时候被人家占了先机我又不会少工资。”

 

二宫往旁边沙发上坐下,顺手把桌上的咖啡据为己有,转过头来看樱井的眼神仍旧很严肃。

 

“只不过提醒你在干傻事是我的职责。”

 

“如果叶松科技被项目资金拖了后腿,就不叫公平竞争了。”

 

“公平竞争?你帮了他们,就叫公平竞争了?”二宫听了这话一阵气结,又苦于打不过这位任性副总,只能抬手揉揉眉心,再捏捏鼻梁,“叶松科技本周约谈两个董事会成员,你还在做财务整合,你看他们会不会等你?”

 

樱井翔稍微有点心虚。

 

“那毕竟是松本润……”

 

他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认识松本润也有许多个年头了,总会有感情用事的瞬间。他嘴上不承认,心里却认定这是件一厢情愿,又孤注一掷的苦差。如果最终因为他现在的决定导致TS投资输掉这场并购,他不敢说自己一点都不后悔。

 

但木已成舟,撤回资金必然不可能,樱井权当是自己制造了一个昂贵的浪漫戏码,一掷千金为博那位眼神真挚,身体性感的松本润一笑。

 

二宫已经不想理他,往另一边扭头叹了口气换了话题。

 

“合约初稿你收到了吧?”

 

“没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投入谈判。”樱井点点头,似乎很乐于二宫终于肯在叶松科技的事情上放过他似的,看了看日历,继续说:“周末的车展上大野汽车也有新车型亮相,这次涉及到发动机改良,以我们掌握的大野智的情报来看,他很有可能会出现。”

 

二宫看来也得到了相同的情报,他随意翻动着办公桌上那些大野汽车公司的资料,眼神相当轻地扫了扫。

 

“其他的几家竞争对手肯定也会去。”

 

“那我还要靠你拖住他了。”樱井这样回答,听了这话的二宫颇有默契地嗤笑了一声。

 

“他是谁?”

 

“……明知故问。”

 

大律师的时薪不是白拿的,几天之后,当樱井准时出现在车展上时,二宫已经比他先到了,正盯着一台限量版福特野马看得津津有味。他从背后走过去,冷不防抛出一句:“这么看中不如买下来?”

 

“我是来工作赚钱的不是来花钱的。”二宫白眼一翻。“拿到确切消息了,今天大野智是应邀来见松本润的。”

 

“他们情报还挺灵通,怎么就把这么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给约到了?”樱井跟着咋舌,二宫懒得回应他,继续补刀:


“当然是因为你那位千金一笑的松本润副总裁神通广大,你看,你看看,人家这一笑了说不定就要笑到最后了。”


“你还能不能放过我了?”樱井这会儿神经紧绷加不爽,“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按原计划进行。”


两人环视全场,倒是看到了几个大野汽车的高管,但是大野智本人并没有出现。会场另一头的松本润倒是存在感很高,梳着非常整洁严肃的背头,饱满的额头下一张浓颜甚是抢眼,他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的,站在大野汽车的展台旁,和另一个人小声交谈着,对方正是相叶雅纪,看样子两个人是一起从公司来的。 

 

“叶松的董事长要自己出马了?”二宫一挑眉毛撇撇头。

 

好在他们没因为相叶的出现烦恼太多,那位身形高挑,看上去很好接近的董事长在和松本润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带着自己的助理转到其他展台去了。

 

樱井暂且和几个熟人打了招呼,多少有些心不在焉,留着一半脑子观察大野展台的动静,在其中又分出一半精力追着松本润的身影。他们都看到了对方,但是很有默契地谁都不来见谁,大野智的出现与否仿佛变成了一个开关,而在开关启动,暗中较劲的场面开始变化之前,他们恐怕还要保持严谨的工作状态一阵子。

 

二宫直接在会场外找了个不那么显眼的地方靠着,把从大门到会场的这一段路收入眼底,他的注意力没放在场内的新车型上,而是在想既然之前已经确认了大野智和松本润有约的消息,那他应该很快就要来了。

 

果不其然,不出十分钟,就有个个头矮小,步伐轻盈的人从停车场的方向走过来,穿着不甚考究,倒也整洁大方,二宫不消多看也知道那个人就是掌握发动机制造技术的年轻董事长先生,于是他向会场里走过去——他当然不是去拦住大野智的。

 

樱井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踏入会场,径直向松本润走去的二宫和也,心里已经清楚大野智不出半分钟就会从同一扇门走进来,于是抬腿就往那边走。松本原本是将目光放在樱井身上的,现在却有些分心了,因为TS投资的法律顾问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并露出了标准的营业微笑。

 

“松本先生来了这么久,看中哪一辆了吗?”

 

另一边樱井已经迎面碰上了刚刚走进会场的大野,向他伸出右手。“好久不见。”

 

尽管短短三秒过后松本润就重新捕捉到了那个戴了紫色花纹领带的人的行踪,但很明显大野智已经在与那个人交谈了。他皱了眉,颇为不快地上下打量了一下二宫和也,那人明显是来做诱饵分散他的注意力,笑容不改,眼神里的狡黠却多了几分。

 

他这才不无嘲讽地回答了上一句话:“TS投资也来了很久,倒像是来看人的。”

 

二宫不为所动。

 

“看来看去,最终还不都是在看一纸合约?”

 

松本润很向二宫想说一句你告诉樱井翔耍小聪明可不光彩,转念一想樱井背着他做过的其他事,又不由自主地没了脾气,况且面前这人也并不是樱井本人,多说无益。眼看那边大野智已经和他腹诽的对象进入了正经的谈话状态,他也只能认栽,兵不厌诈,樱井向来不是天真无邪的人,非要说的话是他大意了。

 

樱井怎么会感觉不到从不远处投来的怒气冲冲的目光,权当没看见罢了。他和大野智可聊的话题并不多,往大野汽车的展台走去的途中,他截断了没有实质内容的问候,问他:“你已经做董事长多年,却还放不下发动机技术?”

 

“兴趣和职位无关呀。”大野的身上着实没有司空见惯的公司管理者那一股严丝合缝的精英感和优越感,大约和樱井有很大的不一样,但也并没有让人产生难以相处的感觉。

 

他向前走了几步,打开展台上那部越野车的引擎盖,招呼樱井走过来看。

 

“你看,中置直喷式,提高燃效和动力输出,”他说话的时候只是盯着发动机,表情里终于多了些淡定以外的神色。“从开始构思,到改进涡流池,我尝试了两年。”

 

樱井当然注意得到,这位董事长着实是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制造技术里,虽然语气没什么变化,脸上自豪的意味却是遮挡不住的。想到这儿他心下了然,掂量了语气发问:

 

“你有没有想过出售公司后的事情?”

 

大野智听他终于进入了正题,也不急于回答,关上引擎盖,双手重新抄回裤兜里,从车旁边离开。他直视着樱井,意思很明确,就是在等对方继续说下去。

 

“大野先生,我们不是汽车制造商,也不是芯片技术开发商,没什么特殊的本事,”樱井语气真挚,“正因为是这样,TS投资的目标就是把贵公司最本质的核心竞争力保持下去,并且以雄厚的资金实力使它保持在行业尖端,而在我看来,核心竞争力就是引擎技术。”

 

他结束了第一句话,看到大野智的神情专注起来,他继续说:“其他的收购方或许会发挥他们本身商务的运营方向为大野汽车带来更好的发展前景,或者提出了更优越和完善的整合计划,但他们究竟能将大野汽车的精髓保留多少,我就无权过问了。”

 

大野知道樱井的话一点也没错,不如说樱井其实是和他恰好想到了一起。他虽然平日不主要监管运营业务,却可以毫不心虚地讲自己是最关心这家企业未来的人,自并购意向发布开始他就一直在犹豫,原因就是收购方对引擎技术的轻视。叶松科技有自己的发展目标,就是把芯片技术延伸到汽车驾驶领域,对引擎技术则不那么关注,而其他公司给出的收购条件又各有缺陷,即使股东会在几家收购方中偏向叶松科技,他终究还是觉得不能满足。

 

樱井看着他垂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儿,心想自己这番话还是起了作用,果然等到他再抬起目光之后,虽然没说任何关于赞同或是反对的话,但是他的回答则更加直接有效。

 

“最终结果还是要等实质性谈判之后才能决定,你们可以准备谈判细节了。”

 

樱井毫不含糊,五天五夜连续谈判就定在两天后开始。

 

这次车展结束后,樱井好像在二宫面前找回了底气似的,而二宫也不再提那次暗地里投资的事情,实际上两个人也的确没有任何多余的时间再讨论闲情轶事,两天里他们马不停蹄地开会讨论,包括横山裕也跟着两天无休,可说是公司上上下下忙得不可开交。第二天夜里将近十二点的时候他们终于做完了全部准备工作,樱井在大会议室的一端站起来带头拍了拍手,算是一鼓作气。

 

“所有参与合约制作和协定的分析师,人事经理和各部门助理这一段时间都辛苦了!”

 

所有人听了这话,气势都高涨起来,准备期的结束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他们随着樱井的话音结束鼓起掌来,也有人对他回复过去:“樱井副总裁也辛苦了!”

 

“然后,”他把目光放到距离自己较近的几个人身上。“明天开始的谈判,还请各部分负责人打起精神,五天的连续谈判工作量很大,为了出色地展示出我们的实力,一切就要拜托你们了!”

 

横山离他最近,第一个站起来和他拥抱了一下,伸手拍他的后背,于是其他几位主要负责人也站起来,一一与他握手。二宫因为不是TS投资的人,于是等到最后才和他握手,二宫什么也没说,对他笑了一下。

 

他拍拍二宫的肩膀,最后又一次向全会议室的人说道:

 

“现在,所有已经结束工作的人,明天还有更重责任的人,都回去睡个好觉吧!”

 

众人心情愉快地回应了他后,陆陆续续开始离开,二宫更是跑得飞快,樱井低头收了个文件的功夫那人就已经没影了,想来刚才等着握手的时候他就在收拾公文包了。横山作为全部项目的第二负责人也陪他留到最后,他知道樱井的工作狂属性,把几份文件往胳膊下面一夹,抬头又嘱咐樱井。

 

“明天虽然不用你打头阵,也别留到太晚,我先回趟办公室等下就要走了。”

 

“嗯你先走吧,我也没什么事了。”

 

樱井冲他摆摆手,横山还有点不放心,不过也管不了他,自己先走了。

 

樱井把属于他的几个文件夹端起来,出会议室前关了灯,这下这一层除了横山和他的办公室还亮着,就都安静而黑暗了。他回了办公室,调亮了落地灯,一看表已经逼近十二点。

 

他这时才终于有空查看自己的私人邮件和电话,删掉了几个广告邮件,查阅了上个月的电费和上周的信用卡账单,这下终于结束了全部事务。他向后靠在椅背上,抬手按揉一下酸痛的双眼,明知自己应该站起来回家,却好似提不起什么精神来。

 

反正回去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和办公室差别也不大。

 

他有点想起那个有时也能让他的公寓不那么冷清的松本润,有时会留宿,甚至第二天心情不错的话还会做两人份早餐的松本润。好似在燥热得能榨干一切的沙漠中想起远方的一片清润绿洲一般,令他的心脏柔软地一动。

 

他想给松本润打个电话,或者发封邮件也好。然而他仅仅是动了动手指之后又犹豫了。

 

他还记得两天前,松本润最终也没再与他对视,也没再和他说话。

 

他知道松本向来是不屑于做那些蓄谋已久的半路突击等这类行为,他必然是惹他生气了。


-TBC-


讲个大实话吧:

“大野先生,我们不是汽车制造商,也不是芯片技术开发商,没什么特殊的本事,”樱井语气真挚,“就是特别有钱。”

评论(7)
热度(143)

© 时雨方兴 | Powered by LOFTER